要闻 | 动态 | 视频 | 公告 | 日程 | 峰会介绍 | 全程直击 | 人物访谈 | 评论反应 | 中国台湾网专稿 | 两岸经贸 | 媒体报道 | 相关资料

您的位置:江苏与台湾 >  两岸企业家峰会官方网站 >  2012 >  主题演讲 >  正文

林毅夫在海峡论坛企业家紫金山峰会主题发言实录

2012年09月19日 12:19 来源:中国台湾网 字号:       转发 打印

世界银行前副行长、北京大学教授林毅夫出席峰会并做主题发言(中国台湾网 王伟 摄)

  中国台湾网9月19日南京消息  2012海峡两岸企业家紫金山峰会19日上午9时在南京举行开幕式。来自两岸的500多位知名企业家和经济专家将首次汇聚一堂,围绕两岸企业共同发展和两岸经济的前景走向等重要议题展开讨论,以促进两岸企业交流合作,共同振兴中华民族经济、共同培育中华民族品牌、共同开辟世界市场。世界银行前副行长、北京大学教授林毅夫出席峰会并做主题发言,以下是发言全文:

  尊敬的曾培炎理事长、黄孟复主席、王毅主任、钱复先生、林丰正先生,来自台湾的各位乡亲们,来自大陆的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在这个峰会上谈几点我对世界经济、大陆经济、两岸企业合作前景的看法。我讲的和前面的观点是英雄所见略同,但我想再做一些补充,首先对国际经济来说,早上连战先生说,世界经济的复苏未见曙光,我个人比他更悲观一些。我认为,发达国家的经济很可能陷入漫漫长夜,未见天明。当然,我们知道从2008年的金融危机开始,发达国家到现在失业率还非常高,经济增长还非常疲软,尤其目前欧债危机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固然欧洲中央政府出手答应要无限制地购买这些主权债务危机国家的债务,使市场上面稍微稳定下来。但是我们知道在这些发生危机的国家,如果不进行结构性的改革,也就是降低工资、降低福利、减少政府的赤字,以增加他们的竞争力,那么任何短期措施都是止痛药,防止一时,过了三个月、六个月、九个月,危机会再来,而且再来的时候比上一轮可能还严重。传统上当一个国家、一个经济出现类似现在在欧洲国家出现的危机的时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般会建议他们一方面进行结构性改革,提升他们的体制;另一方面,建议他们货币贬值,增加出口,由出口的增加来抵消因为结构性改革所造成的内需的不足。但是,这个措施目前在欧元区是不可行的,因为欧元区本身并没有独立的货币。固然,欧元作为整体可以货币贬值,但是难题是美国从金融危机以后,失业率还那么高,应该有的改革还没有推行。日本从1991年泡沫经济破灭到现在,同样是失业率越来越高,结构性改革也还没有进行,如果欧元区想用货币贬值的方式增加出口,那么美国、日本必然也会用增发货币、货币贬值来对冲。实际上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这个情形。当欧洲中央银行提出无限制的购买这些债务危机国家的政府公债的时候,美国马上宣布,QEIII,第三度的数量宽松政策同样是无限制地购买美国政府公债。所以,我判断很有可能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面,美国跟欧洲的经济可能会步入日本的后尘。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它的经济增长会非常慢,失业率会非常高,政府的公共债务积累得非常快,为了降低政府公共债务付息的成本,以及举债的成本,会采取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这些货币政策会鼓励各种短期的投机,在他们国内造成股票市场上的泡沫和波动,并且会有不少短期投机资金流入国际大宗商品,像石油和粮食的市场,造成价格高涨和波动,并且也会有不少资金流入到一些新兴经济体,这些流进来的短期投机资金会造成股票市场、房地产市场上的泡沫,并且推高他们的币值,减少他们的出口竞争力,等到他们出口竞争力降低以后,又开始畅通这些新兴经济体,给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宏观管理带来各种挑战。我想,我们必须准备的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以内的国际宏观环境,这是一个长期的战争的准备。

  对大陆的经济,我个人跟前面几位发言人的想法比较一致,即使在国际经济上是漫漫长夜,大陆经济很有可能继续是风景这边独好。固然,国际上有很多媒体报道,大陆的经济连续6个季度经济增长率下滑,而且跌破了8%,“唱空中国”、“中国崩溃论”又是此起彼伏。我们仔细研究一下,为什么大陆经济连续6个季度经济增长率放缓?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大陆经济现在对外出口的依赖度是相当高的,美国经济没有完全复苏,欧洲经济又再次触底,而欧洲是大陆最重要的出口市场,当然就减少了外需。同时,大陆在2008年开始有一轮反周期的积极财政政策,那些基础设施的投资等等,经过4年大部分项目已经完成了或者是收工。在这种情况之下,投资增长率必然缓慢。拉动一个国家经济增长的主要是消费政府、投资增长、出口增长。在两辆马车放缓了增长情况之下,当然经济增长率是会放缓的。但是,我相信大陆经济有能力在未来三年、五年保持8%的增长,因为就像今天黄主席提的那样,中国大陆经济有很多有利的因素,政府可以动用。第一,大陆还是一个中等发达经济体,产业升级的空间非常大。基础设施这几年固然建得差不多,但是大城市内城的基础设施还有很多地方有待改善。城市化、环境、社会保障工程,这些项目应该都是投资回报率非常高的。同时,大陆政府的财政状况从全世界来比较是非常好的,公共负债积累的只有国内生产总值15%左右,加上地方政府平台的负债也只有40%左右,就给政府反周期的积极财政政策提供非常有利的条件。再加上民间的储蓄率也非常高,还有三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这就给大陆在新一轮的宏观调控积极财政政策提供足够的资源和有利的投资环境。

  我想各位注意到,最近在国务院又批准了一轮的基础设施的投资建设,总的资金达到1万亿人民币,我相信把这些项目实行下去,大陆经济在第四季度应该可以开始企稳回升。对大陆经济更重要的还不是说在未来一年、两年、三年,更重要的是大陆有维持二十年的每年8%的增长的潜力,我个人这样判断,是因为我们知道在经济增长当中最重要的动力就是技术的不断创新,产业的不断升级,这对发达国家是这样的,对发展中国家也是这样的。但是发展中国家在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的时候,有一个后发优势,就是说发展中国家在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的时候可以借鉴发达国家和发达经济体的现成经验来减少创新成本。一个发展经济体如果把这个后发优势用得好,它的经济增长速度可以比发达国家高两倍、三倍。因为我们知道,发达国家平均增长率只有3%。经营比较好的、比较能够利用这个后发优势的经济体,像日本和亚洲四小龙、大陆改革开放以后经济增长速度经常会达到8%、9%甚至更高。大陆经过改革开放以后,这33年平均每年9.9%的增长,成为了一个上中等发展的经济体,这个后发优势到底还有多大?因为我们看到了最新的数字,是2008年的数字,2008年大陆人均收入按照购买力评价来计算,相当于当年美国的21%。用购买力评价的计算人均收入水平,实际上这反映了这个社会的平均劳动生产率,而平均劳动生产率反映的就是这个社会平均的技术、产业、制度的效率水平。大陆在2008年的水平相当于日本在1951年的水平、新加坡在1967年的水平、台湾在1975年的水平、韩国在1977年的水平。当时,他们的人均收入也都是美国的21%。新加坡从1951年到1971年,比我前面讲的在技术创新、产业升级的过程中的后发优势维持20年,平均每年9.2%的增长率。新加坡利用同样的优势,从1967年到1987年,维持了20年,每年8.6%的增长速度。我们台湾地区,从1975年到1995年,维持了20年,每年平均8.3%的增长速度。而韩国从1977年到1997年,维持了20年,平均每年7.6%的增长速度。大陆经济从1979年的改革开放以后,走的经济发展的轨迹和道路跟东亚经济体是一样的。所以,利用同样的优势,如果日本、新加坡、韩国、台湾,能够维持20年7.6—9.2%的增长,我想在大陆有条件维持20年8%的增长。当然,要挖掘这个增长需要技术创新、产业升级,必须给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创造各种有利的制度条件。在大陆的“十二五”规划里,以及即将到来的十八大当中就有很多规划是向我们这个方向去做的。我们知道,日本1951年人均收入占美国的21%,1971年人均收入达到美国的65%,新加坡人均收入从21%提高到美国的55%,我们台湾就从21%增加到53%,韩国从21%增加到50%。所以,我相信如果把这个潜力挖掘出来的话,到2030年时,大陆的人均收入应该至少可以达到美国的50%,而大陆的人口规模是美国的4倍多。所以大陆这个市场,2030年的时候,如果把这个潜力挖掘出来的话,应该可以是美国2倍大的市场。

  另外,两岸的企业合作。台湾的经济,当前面临的困难跟大陆经济面临的困难是一样的,台湾是一个非常外向型的经济,出口占生产总值的2/3,进出口占生产总值的125%。当主要的美国市场、欧洲市场都非常疲软,再加上大陆经济的放缓,台湾经济在前面4个月的出口连续每个月都是负增长,同时台湾的经济增长速度从各种报告来看,从2010年10.7%,2011年的4%,2012年很可能降到1%。但是我想,如果大陆经济在新一轮的积极财政政策当中,能够复苏、能够回升,那么会给台湾经济未来的发展创造有力的拉开力。而更重要的是,如果大陆跟台湾能够像这一次的高峰论坛的主题一样,从ECFA走向两岸共同市场,那么台湾的经济在未来可以利用大陆经济20年的高速增长,创造一个新的天地。按照统计数字来看,2011年的时候,台湾的人均收入超过2万美元,按照市场率计算的话,台湾的人均收入达到美国的40%,但是用购买力计算的话,台湾的收入已经达到美国的60%。在这个阶段,台湾的很多产业实际上已经是在全世界产业的最前沿,或是接近世界产业的最前沿。台湾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当然同样是必须靠技术的不断创新,产业的不断升级,但是在知识经济时代,这种技术创新、产业升级能不能成功,变成在市场上的能够创造价值、有竞争力的新的产品、新的产业,一个很重要的关键点,就是新的技术、新的产品的标准设定权,你设定的标准是不是在世界上被采用?而在这一点上,一个大的经济体还是有优势的,这可以从日本跟美国在80年代以后的竞争中表现出来,因为日本的人均收入到80年代的时候,就跟美国处于同一个水平,也就是说,日本的所有产业和美国一样属于世界最前沿的。但是在同样的新的技术和新的产品创新当中,要设定标准日本那个时候是因为日本人口只有美国的一半,日本的国内市场只有美国的一半,我们知道这种新产品在竞争的时候,技术研发成功、产品研发出来,它在世界上会不会有竞争力决定第一批量生产有多大,如果第一个批量生产越大,你的产品成本越低,你的产品在世界上被接受的程度越高,你的标准就是世界性的标准。比如日本,经济规模只有美国的一半,所以在标准的设定权上一直处于劣势。日本跟美国的竞争劣势,我们两岸经济如果能够走向共同体,我们就变成优势了。因为我前面提到,如果大陆的经济体能够把那8%的增长潜力挖掘出来,到2020年时,大陆的经济总体规模会跟美国相当。到2030年的时候,会比美国大一倍,在这种状况之下,鸿海手机目前在和三星、苹果竞争是处于被动层面,到那个时候台湾高科技产品和美国、日本产品的竞争中就会处于优势地位。

  我个人对于财富500强是在2002年开始关注,在2002年的时候,美国在财富500强企业当中有196家,而我们两岸三地加起来只有11家,跟他们比较,少得多。但是在2002年的时候,美国的经济占全世界经济的比重是32%,我们两岸三地加起来只有5%,这个比例是相当的。到了2010年,美国的经济占世界经济的比重从32%降低到23%,那他在财富500强的企业从196家减少了56家,我只剩下140家。而我们两岸三地的财富500强的企业,因为总体的经济规模从5%增加到11%,那么财富500强的企业增加了43家,从11家变成了54家。如果到2030年,大陆的经济加上我们两岸三地全部合起来,如果把这个增长的潜力挖掘出来的话,我相信,可以达到世界经济规模的25%。那么在财富500强的企业当中,两岸三地的企业可能会是125家、150家,在座的很多企业很可能变成世界财富500强的企业。

  在今天的会上,我们听到昨天贾主席鼓励我们两岸企业携起手来共创中华民族的复兴,作为一个来自台湾的子弟,我也正盼望两岸企业家的高峰论坛可以提供一个平台,给我们两岸的企业家携手合作、乘风破浪,共创一个天空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的企业经营环境,为我们的中华民族的复兴作出贡献!谢谢。

相关阅读:

[ 责任编辑:陈宁 ]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转载申请 | 投稿邮箱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法律顾问
京ICP备1004611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中国台湾网版权所有